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闻详情
 
当前位置
鲁北集团深陷“污染门” 排污违法行为一直未得到制止
作者:    发布于:2019-07-09 09:50    浏览次数:
  

鲁北集团深陷“污染门” 排污违法行为一直未得到制止

山东鲁北化工产业园 吴起龙/摄


日前,记者从___无棣县中心城区出发,向东北方向行进约50公里,便是埕口镇山东鲁北化工产业园所在地。


当天虽不算____,但阳光依然刺眼,在不断接近鲁北化工园区时,原本晴朗的天空逐渐变的灰暗,仿佛笼罩于“迷雾”之中。


原来,“迷雾”的源头是鲁北化工园内数根大小不一的烟囱。记者经过时,它们正向外吐着浓烟,此时的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气味。产业园南侧的马颊河内水道中,泛黄并伴着泡沫的工业废水正从直径约2米的排污口喷涌而出。


山东鲁北企业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鲁北集团”)便坐落于此。一直以来,鲁北集团对外宣称,其独具特色的中国鲁北生态工业模式已成为我国循环经济发展的一面旗帜,是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亚太组织在中国的生态工业典型。然而,头顶循环经济的“桂冠”的鲁北集团,近年来却多次因环境污染问题被环保部门处罚。


一边是号称已创建独具特色生态工业模式,一边是多年来因未批先建、违法排污等屡上“黑榜”。而在不久前,生态环境部在“回头看”督察期间发现该企业子公司“违法行为一直未得到制止”。矛盾的两面之下,是深陷“污染门”的鲁北集团。“什么是循环经济我们不懂,只要不排污就行。”附近村民对记者表示。


“违法行为一直未得到制止”


“事实上,在中央环保督察组发现之前,无棣县环保局(编者注:受访期间尚未改为无棣县生态环境局)就已知晓金海钛业资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海钛业”)将红石膏泥浆外排至厂外无有效防渗措施坑塘的事实。”6月21日,无棣县环保局副局长孙文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最开始企业找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做了评估,评估将红石膏归属于对环境影响较小的一类固废。


孙文国坦言:“在中央环保督察组到来之前,县环保局没有认识到红石膏泥浆吹填库问题有这么严重。不得不承认生态环境部首轮环保督察至‘回头看’期间该问题一直存在,且在评估和手续不全的情况下,金海钛业依然违法排放是有意识的做了隐瞒,而无棣县环保局也确实存在监管不到位的问题。”


今年5月中旬,生态环境部称在“回头看”督察期间发现,___滨州市鲁北化工产业园内的金海钛业长期违法将厂区外一个无有效防渗措施的坑塘作为红石膏泥浆吹填库。对此无棣县政府隐瞒不报、以罚代管,导致企业违法行为一直未得到制止。另外在第一轮督察后,该企业仍向该坑塘违法排放超过70万吨的红石膏泥浆。


对于《中国能源报》记者有关金海钛业是何时开始违法排放红石膏泥浆,违法时间到底多少年的问题,孙文国称,大概是从2017年开始的,当时中央环保督察发现其将厂区外一个无有效防渗措施的坑塘作为红石膏泥浆吹填库。


但他随后又表示,有关红石膏泥浆吹填库的问题无棣县环保局事先是知道的,所以生态环境部“以管代罚、监管不到位”的批评我们都认。只是县环保局当时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也不知道企业委托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做的评估只是其中一项并不全面。


据孙文国介绍,第一轮环保督察发现问题后,企业已经被告知不仅要补齐手续,还要停止违法操作,并将红石膏泥浆做水泥分离处理;不过有关要求并未被落实,企业依然继续违法排污超70万吨。“一方面,企业可能认为其手续正在补办中;另一方面,其对环境违法事实认识也不到位,当然县环保局的监管也存在不到位之处。”孙文国坦言。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0月22日,在“回头看”期间金海钛业吹填库仍未通过环境保护“三同时”竣工验收,而在此前2年左右(2016年11月)便已投入使用。孙文国称,当时中央环保督察组发现吹填库问题时,吹填库的相关手续就不齐全,属于未批先建;不过当时县里并未将此作为一件大事,谁曾想直到“回头看”时,项目的手续依然未补全。因为这件事企业和政府部门的责任人已分别受到了相应处理,其中包括原无棣县环保局两人、高新区管委会一人,鲁北集团作为主体责任人受到的处罚更加严厉,集团还为此支出了数千万元资金。


不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金海钛业副总经理孟垂华称,目前红石膏泥浆已经按要求做了水泥分离处理,且吹填库的环评手续也已经拿到,但当记者提出拍照记录时却遭到了拒绝。


另外,《中国能源报》记者查询发现,2015年金海钛业两次因废水超标排放被滨州市环保部门罚款9万多元;2016年外排废水中COD、氨氮浓度等超标被滨州市环保部门罚款17万多元;2017年再次因废水不达标排放问题被无棣县环保局罚款17万多元。


孙文国称,鲁北集团有自己的污水处理厂,金海钛业属于鲁北集团,和集团共用一个排污口。面对因废水超标排放3年间被罚了4次的事实,记者要到集团排污口现场查看,但被安保人员多次阻拦。


不过,在鲁北化工产业园内另一家鲁北集团的子公司附近,记者发现有排污口正在不断向外排放一种淡黄色液体,排放物在与自然水体混合后形成了一团团的白色泡沫状漂浮物。

鲁北集团深陷“污染门” 排污违法行为一直未得到制止

鲁北化工产业园内鲁北集团子公司附近的一处排污口 吴起龙/摄


“气味呛得难受”


“原来一般白天会先处理再排放,而到晚上就直接排放了,污水、废气基本都这样操作。”曾在山东滨州鲁北化工产业园某化工厂工作过两年多的司机赵师傅向《中国能源报》记者透露。


因受不了化工厂的异味而选择离职的赵师傅介绍,那时候部分污染物还没有办法进行处理,所以就只好直接排放掉,因此当时化工厂白天和晚上的排放并不一样。


对于化工厂白天和晚上排放不一样的说法,孙文国予以否认:“这不可能,现在都是自动在线监测,白天与夜晚的排放标准绝对是一样的。”


不过,记者在鲁北化工产业园周边走访时了解到,化工厂附近居民的生产生活受影响较大,尤其是晚上。“平日里的白天还好点,到了夜里就得关门关窗,不然会被难闻的气味呛的难受。”一位村民说。


另一位村民表示,白天和夜里的排放是否一样我们也不知道,只是白天不太明显的气味到夜里就变大了。另外,鲁北化工产业园内的铝厂会产生一种废料,每当刮风院子里、屋里都会落一层很呛的红土,持续很多年了,也没办法解决。


对于当地民众抱怨的工业园区周围空气质量问题,孙文国解释道,工业园区就算是达标排放,环境质量与自然保护区等仍会存在差异,当然企业达标排放和群众满意也不一样。“附近居民差不多每家有1-2人在产业园内的企业上班,如果没有工厂他们便会失业;而做工的人们下班后又会抱怨当地空气质量不及纯农业乡镇。”他略显无奈地说。


“至于刮风时吹起的红土,那是固废赤泥,目前赤泥已在试验利用阶段,但可能是成本过高的原因,一直未能推广开来。”孙文国称。

鲁北集团深陷“污染门” 排污违法行为一直未得到制止

“循环经济”失色?


一位业内人士介绍说,循环经济亦称“资源循环型经济”。是以资源节约和循环利用为特征、与环境和谐的经济发展模式。强调把经济活动组织成一个“资源一产品_再生资源”的反馈式流程。其特征是低开采、高利用、低排放。所有的物质和能源能在这个不断进行的经济循环中得到合理和持久的利用,以把经济活动对自然环境的影响降低到尽可能小的程度。


相对上述标准,鲁北集团的“循环经济”旗帜却失色不少。


2018年6月,无棣县环保局和___环保督查小组对山东鲁北集团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该公司石膏制酸联产水泥项目磷矿粉暂存场所未按要求完全封闭,磷矿堆苫盖不完全;该公司石膏制酸联产水泥项目煤炭储存场所未按照要求进行密闭建设;硫磷科技公司磷石膏堆北侧COD浓度为287mg/L,超标3.78倍,氨氮浓度为159mg/L,超标14.9倍;硫磷科技公司磷石膏堆南侧COD浓度为339mg/L,超标4.65倍,氨氮浓度为247mg/L,超标23.7倍。


孙文国称,当时的检查是事前未通知企业的突击性检查,这种检查一般更容易查出问题。对于发现的问题,都已要求企业强制整改,如果不整改会被追责;而若整改不到位也会被追责。


至于污染治理的整改周期,孙文国称,首先由企业预估处理时间,比如预计一个月能解决,那么一个月后再来检查,到时如果整改不到位,企业就会被追责;而未整改好的会被延期1次,但基本不会出现延期1次以上的情况。但若是遇到企业虚假整改的情况,追责会很严重。


《中国能源报》记者查询鲁北集团相关污染问题的处理结果时发现,几项处理结果均显示正在处理中,并未明确给出处理决定。“前些年,化工厂存在私设暗管将污染物直排地下的现象,现在不知道是否还存在。”上述赵师傅透露。


孙文国回应表示,目前,鲁北集团所有企业排放的气体和水体都有自动在线装置监测,设备是企业委托第三方机构安装的,而监测数据全国联网,生态环境部、省生态环境厅、市生态环境局、县环保局都可以看到。


对于群众提到的部分企业私设排污口的问题,孙文国直言,原来确实发现过一些私自排污的现象,直到现在也非常想找到可能存在的暗管排污口,也欢迎群众举报。


“说白了,循环经济就是少排固废、废气、废水,甚至不排,并将其合理的循环利用起来,但是很多企业打着循环经济的旗号,却行污染环境之实,这些都是与循环经济的理念背道而驰的。”上述业内人士说。


(文丨本报记者 张楠君 吴起龙)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脚注信息

Copyright © 2013 环亚网址环亚网址-ag88环亚 All Rights Reserved